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平台

专家:中国须逐渐进逼迫使美国退让 减少美附庸

2019-06-09 网站地图 :72รอง

资料图:美菲军演对美“进逼”,促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主席提出“新型大国关系”概念,并且由他本人和他领导的中国政府做了争取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开创性阐说和初始的相关重大实践。“新型大国关系”概念首先是个战略概念,在“新型”和“大国”两个关键词中,目前需要着重辨析和特别强调的是“大国”。就中美关系而言,“大国关系”首先意味着美国真正地将中国作为“大国”对待和尊重。随着中国实力不断增强,中美的力量差距和国际影响差距比先前显著缩小,中国应有但还未有的合理“权利空间”需相应扩展。展望未来的中美关系,两国迟早会接近甚或达到在若干重大甚至关键领域的“权势转移”;如此,承认和接受中美之间的此类变迁,将中国真正当作与美国在“权力分享”意义上平等的大国,就会成为对美国的一大严峻考验。当今中美关系的基本现状总的来说既非真正的新型关系,亦非真正的大国关系。尽管美国总统及其政府在言行两方面已承认中国是“经济总量世界”和“贸易世界”里的大国强国,在“金融世界”和“外交世界”里的相应承认程度也有显著增进,但还从未将中国当作“战略世界”的大国强国对待。 严肃地说,美国总统及其政府至今没有真正积极回应中国争取“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呼吁和敦促,因为它在美国政府看来表明中国追求作为大国强国的对美平等。被人们很少重视的是,奥巴马长时间绝对不肯对习近平反复申明的一个论点或主张给予正式回应,即“太平洋足够宽广,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注意,这可称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主张一个非常重要的地缘战略注解,那在奥巴马的耳朵里意味着美国应当大致自愿地给中国在西太平洋追加“战略空间”。奥巴马及某些美高官曾数次正式提到中美“新型”关系,但实际上甚或口头上坚持规避“大国”关系。最近,以美国政府对中国宣布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言行反应为“契机”,这个关键主张得到华盛顿的首次正式理睬或答复,那就是“不”。说到底,什么是应当争取的、而且未来有可能实现的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最本质内涵?一言以蔽之,就是(1)美国真正接受一个和平和建设性的中国为有充分的战略权利的世界强国;(2)中国真正尊重美国作为一个世界强国(或许仍是头号世界强国)的紧要利益和正当国际关切。实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中国须持之以恒地以尊重美国紧要利益底线、伸缩不定但以伸为主的“逐渐进逼”,步步劝使和迫使美国退让,从而在相应的外交等工具辅助下,经过一段历史时期去实现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不仅如此,同样重要的是持之以恒地大力加强周边外交和改善周边关系。周边关系不能大致搞好,对美关系就没有大致搞好的希望。争取中国在周边有愈益增多的友国、战略中立国甚或严格意义的战略伙伴,同时愈益减少或克服紧邻中国的战略对手或美国的战略附庸,将大有助于旨在劝使和迫使美国退让的经久努力。▲(作者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时殷弘)

(责任编辑:卫斯理)
文章人气: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