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顶娱乐平台

中国媒体承认解放军经过30年砺兵秣马战力提升

2019-06-12 网站地图 :169รอง

歼10首次试飞仅10年,就已经批量装备部队,并且已经发展出衍生型号





  人民日报记者 冯春梅 新华社记者 樊永强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伟大进程,我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在30年间实现了历史性跨越――

  从编制体制的精干高效到训练手段的基地化、模拟化、网络化,从人才队伍建设的革命化、年轻化到大力实施人才战略工程,从后勤保障迈向社会化到武器装备设计的高起点……肩负着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重任的人民军队,不断适应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全面推进部队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应对危机、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能力显著提高。

   军队规模越来越小,战斗力越来越强

  “这支军队规模越来越小,战斗力却越来越强了。”曾多次到中国军营参观采访的一名外国记者得出这样的结论。

  30年前,人们曾用“臃肿”来形容当时军队的状况。历经多次裁军,今天的人民军队已经发展成为一支规模适度、结构合理、机构精干、指挥灵便、战斗力强的精锐之师。

  每一次“精兵简编”都瞄准“合成、高效”。30年来,我军规模一减再减,军队员额从600多万降低到目前的230万,在大裁军的舞台上,一批旧的兵种消失,一批新的兵种和专业成长起来。

  和平年代,军事训练成为部队战斗力生成的基本途径。从上世纪70年代的“三打三防”训练到80年代的合同战役战术训练,从90年代以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为目标的训练到新世纪新阶段以打赢信息化战争为目标的训练――时代的发展推动着人民军队军事训练不断实现历史性跨越。

  进入新世纪,发生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局部战争,初露信息化战争的端倪。远在异国他乡的战火引起了全军将士的反思――以信息技术为主要标志的高新技术,正深刻改变着战斗力要素的内涵。

  紧随国家信息化建设步伐,尚处在机械化半机械化阶段的人民军队,开始了向建设信息化军队的转型。随着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转变的逐步展开和大力推进,我军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变的步伐不断加快,指挥手段逐步向信息化发展,武器装备信息化含量不断提升,基地化、模拟化、网络化逐步成为军事训练的重要途径。

  数字化战争实验室中运筹帷幄,旷野演兵场上战车驰骋,万里长空“雄鹰”展翅,大海深处“蓝鲸”纵横……通过一场场近似实战的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和演练,人民解放军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稳步提升。

  未来战场上的较量,归根到底是人的素质的较量。近年来,中央军委和四总部不断加大人才战略工程实施力度,培养造就大批适应军队信息化建设、胜任信息化条件下作战任务的新型军事人才――

  2003年,中央军委出台《实施军队人才战略工程规划》。我军依托国民教育的雄厚资源,军事人才培养之路越走越宽。全军已先后与100多所地方高校签订了依托培养协议,招收选拔国防生数万名。目前,全军作战部队军师团领导95%以上具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空军一线飞行员全部具有大学学历,海军一线舰长100%毕业于专业院校,第二炮兵的技术军官几乎都具有学士以上学位,全军已拥有一批硕士连长、博士团长。

  后勤保障实现跨越式发展

  2007年建军节前夕,走过了80年辉煌历程的人民军队以崭新的形象出现在世界面前――全军军官第一次配发了礼服,第一次采取了礼服“单量单裁”、常服“套量套测”的方式……

  “我军服装制作和管理逐步由粗放向精细,由定性向定量,由经验向科学发展。”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王安说,“这次换装既实现了整齐划一,又充分体现了人文关怀。”

  与军装更新换代一样,官兵们的吃、住、行、医也在30年间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

  军人的伙食标准自改革开放以来提高了23倍,基层官兵的饮食结构已由温饱型发展到了营养型;边海防一线,昔日的木制、铁塔式哨楼,已被永久式砖木、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哨楼所代替;远程医疗会诊系统把全军众多医院连在了一起,患病官兵即使身在边防,也能在第一时间内得到专家诊断;即使在青藏高原,先进的取暖设备也能使海拔三四千米的营房在冬季保持20摄氏度的室温,官兵不再靠烧牛粪取暖……

  “我们现在住上了保温房,吃上了新鲜菜,每天还能吸上一小时氧。”驻守在世界海拔最高驻兵点――喀喇昆仑山神仙湾哨所的官兵在长途直拨电话里告诉记者,他们今天深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保障有力”。

  在过去30年间,人民解放军后勤保障领域最深刻的变革,是军事后勤供应体制的改革。从自成体系到三军联勤、从自我保障到社会化保障,我军后勤保障在面向市场的转变中朝着既定目标推进。